一条命,该“值”多少钱?
2023年 12月 15日
13 浏览

一名癌症患者申请接受最新的化疗方案,但遭到了拒绝,理由是该方案每月的花费在3万美元以上。我们应该考虑这名病人是诺贝尔奖获得者、杀人犯、富有的公司首席执行官,还是高中辍学生吗?

在两起谋杀案中,两名犯罪嫌疑人都被定罪。一起案件的受害者是一名家境殷实的中年母亲,有三个孩子;另一起案件的受害者是一个贫穷的年轻人,还是非法移民。这两起谋杀案的凶手的刑期应该一样吗?

《人命如何定价?美国社会衡量生命价值的迷思与不公》

[美] 霍华德·史蒂文·弗里德曼著,方宇译

上海书店出版社,2023年11月

饮用水中砷含量的标准,取决于更严格的法规能够挽救的(每条)生命的货币价值。虽然评估生命价值是政府专家的工作,但我们不能认为这只是技术专家的责任。我们许多人在生活中已经做出过与此相关的决定,比如,你的保险经理可能会问你:“如果你明天去世,你的家人需要多少钱?”

做过羊水穿刺的孕妇都知道,检查结果可能会影响她是继续怀孕,还是流产。你也可以想象这样的场景:一个小男孩跑到马路上,汽车呼啸而过。这时你会冲上去救他吗?这个决定反映了你如何评估你和他的生命的相对价值。

上面的每个例子都直指一个看似简单,但其实极具欺骗性的问题:“人命值多少钱?”这个问题之所以具有欺骗性,是因为许多人发现他们说不出他们愿意花多少钱来挽救一个陌生人、一个朋友、一个爱人、一个孩子乃至他们自己的生命。

答案之所以复杂,是因为我们给生命贴上的价格标签反映了我们更看重什么。这些价格标签是我们所定义的公正的标志,受经济学、伦理学、宗教、人权和法律的影响。我们的价值观既体现在计算价格标签的方法上,也体现在价格本身。

评估生命价值的方法取决于估算成本是为了什么,成本究竟代表什么,以及估算成本的人是从什么视角出发的。

一个人在估算如果自己意外死亡,家人需要多少钱才能维持现有生活方式时,其目的和视角自然与政府试图弄清楚为了防范环境风险的增加,应该将多少条生命纳入计算时的目的和视角不同。而后者的目的和视角,又与一家公司试图弄清楚应该花多少钱来改良产品或提高工人的安全保障时的目的和视角不同。由于目的和视角不同,人们使用的计算方法自然不同,最终得出的价格标签也不同。

本书将使用大量实例来解释几个关键问题:

(1)人的生命经常被贴上价格标签;

(2)这些价格标签对我们的生活有重大影响;

(3)这些价格标签往往既不透明,也不公平;

(4)缺乏公平的影响极大,因为与价值更高的生命相比,价值被低估的生命往往得不到保护,更容易被置于风险中。

许多人没有意识到,在生活中,我们的生命不断被贴上价格标签。我们往往不知道或无法理解,我们做出的许多最重要的决定,与我们对自己生命价值的计算或估算有直接关系。生命的价格标签几乎影响着与我们的生存息息相关的各个方面,从我们呼吸的空气到我们吃的食物,再到我们赚的钱。它们影响着我们每天做出的如何花费时间和金钱的决定。

这些价格标签推动着我们的政治决策,比如,应该发动战争,还是寻求和平解决。它们影响着刑事审判和民事审判中赔偿金的判决。它们影响着个人决定,从人寿保险到医疗保险,从教育投资到堕胎。它们影响着我们在生命各个阶段的决定,从生育到推迟不可避免的死亡。从我们被孕育的那一刻起,这些价格标签就一直在影响着我们。即使死后,我们对自己生命的标价仍将继续影响活着的人。

当我们说为人的生命贴上价格标签或赋予价值时,我们到底在说什么?价格标签的作用是给物品标价。虽然我们通常认为价格标签不适用于人的生命,但本书将证明,人的生命经常被折算成金钱。我们将回顾经济学家、金融分析师、监管者和统计学家如何为生命贴上价格标签,同时审视这些方法的一些关键假设和局限。

生命价值是一个比价格标签显示的金额更广泛的话题。价值既可以指货币价值,也可以指“某件物品的重要性、意义、效用”或“一个人对生活中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的判断”。这些广义的价值概念,既体现在我们个人的决定中,也体现在社会的决策中。本书将同时使用价值的这些不同定义,既包括用货币表示的价格标签,也包括无法用货币表示的重要价值。

如果要审视生命价值是如何确定的,我们就要明确探讨的范畴。最极端的情况是确定生育和死亡的价值,这既包括个人的决定,也包括社会根据不同生命的相对价值做出的决策。其次是确定健康的价值,健康是决定生活质量的一个重要因素。再次是决定如何利用我们的时间。

确定死亡的货币价值的例子包括支付给“9·11”事件受害者家属的赔偿金、民事意外死亡赔偿金、对“救命药”的限价,以及由于更严格的监管而挽救的生命的经济收益。在更个人的层面上,生命的价格标签包括生育和抚养孩子的费用、购买多少人寿保险的决定等。生命和死亡的非货币价值体现在法律判决中,例如对谋杀案和交通事故致死案的犯人的惩罚。

不同人(比如,一名富有的歌手、一位著名的政治家和一个无亲无故的流浪汉)的死引发的关注度和社会的回应大不相同,我们可以从中了解社会如何估算生命的相对价值。堕胎是否合法,你会为谁牺牲自己的生命,这些都可以归入对生命的相对价值的讨论。

估算你的生命质量的价值,比评估你的生命价值的难度稍低。估算生命质量的货币价值的案例包括支付给“9·11”事件伤者的赔偿金、对伤害案和过失致残案的受害者的民事判决、对含冤入狱者的经济赔偿,以及一项降低某种疾病发病率的新法规的经济收益。

最后是关于如何使用时间的决定。将生命价值纳入个人决策的例子包括我们的就业选择和我们对生活方式的选择。

这些价格标签不仅几乎无处不在,而且常常是不可避免的。医疗决策往往是在对盈利状况和负担能力的评估的基础上做出的。保险公司认为这套治疗方案划算吗?病人负担得起自费的费用吗?人们有必要了解一个基本事实,即如果不考虑成本和预期的健康收益,任何卫生系统都难以为继

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父母。如果不考虑抚养孩子的成本,父母可能连家庭基本必需品都买不起。在某些情况下(比如做成本效益分析时),价格标签是明确的。在其他情况下,价格标签并不明确,我们需要刨根问底,找出隐含的假设。

如果要求一家公司安装所有想象得到的安全设备,那么这家公司迟早会倒闭。公司往往依靠成本效益分析来做出决策。与菲利普·莫里斯公司致癌的香烟、通用汽车公司存在故障的刹车系统和联合碳化物公司在印度博帕尔造成的毒气泄漏事件相关的死亡,都被贴上了价格标签。

在公共领域,不管从经济上还是技术上看,杜绝污染都是不可能的,监管部门必须规定每种有毒物质的标准限值(某物质含量的最大允许值)。这个标准取决于实施某项法规需要多少成本,可减少多少死亡,减少死亡何时发生,以及每个失去的生命的货币价值。如果不考虑某项环境法规的收益,那么企业可能蒙受损失,而公众得到的收益也可能微乎其微。

虽然生命不断被贴上价格标签,但很少有人知道它们是如何产生的。经济学家、监管者、商业分析师、医疗卫生系统和保险公司用来确定价格标签的方法,往往隐藏在技术语言和法律术语之下。这些方法和价格标签说明了我们社会的优先级,反映了我们的核心价值及我们对公平的定义。本书将为你介绍评估生命价值的方法及其意义。

仔细研究这些公式,人们很快会发现,由此得出的价格标签有时是不公平的,而这些不公平的价格标签却影响着我们的经济、我们的法律、我们的行为和我们的政策。这些价格标签充斥着性别、种族、国籍和文化偏见。它们对年轻人、富人、白人、美国人、有血缘关系的人的生命的标价,往往高于老年人、穷人、黑人、外国人和陌生人。

“9·11”事件受害者赔偿基金向一些受害者家庭支付了25万美元,而另一些人则得到了700多万美元,后者几乎是前者的30倍。不久前,美国环境保护署提出,老年人的生命价值应该比年轻人低得多。司法体系屡次证明,罚金几乎完全由受害者的背景和身份决定。

本书将从多个方面介绍如何评估生命价值。我们的讨论从纯粹的货币价格标签开始,继而转向同时涉及货币和非货币价值的领域,最后将探讨生命的相对价值。

本书不是一部关于哲学、神学、法学、经济意识形态或具体政策的著作,而是将为读者介绍几种评估生命价值的方法,目的是使读者知道,即使不使用技术术语,人们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掌握评估生命价值的方法。更重要的是,鉴于这些价格标签在每个人生活中的重要性,不能只有少数技术专家讨论它们。我们必须了解这些价格标签,否则我们的生命价值很可能被低估,从而得不到足够的保护。

如果对评估生命价值的方法漠不关心,我们便很容易使我们的健康、我们的安全、我们的法律权利、我们的家人,最终使我们的生命陷入风险之中。只有掌握知识并保持警觉,我们才能确保所有生命都得到公平对待和充分保护。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勿食我黍(ID:Failagain-Failbetter),选编自《人命如何定价?美国社会衡量生命价值的迷思与不公》,作者:霍华德·史蒂文·弗里德曼(Howard Steven Friedman,世界顶尖的统计学家、卫生经济学家、成本效益分析应用专家,目前在哥伦比亚大学任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