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好干部高爱红:斯人已逝 风范永存
2023年 12月 4日
7 浏览

高爱红同志生前照。受访单位供图。

  2015年5月14日,这一天,九江因一个人的离世而被世人关注。他是家庭的顶梁柱、群众心中的好干部、同事眼里的好榜样,却积劳成疾,不幸病逝。51年的生命长度,就这样永远的画上了休止符。

  高爱红同志,1965年3月出生,1984年参加工作,1987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生前任中共九江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正县级)。2015年5月14日,高爱红同志因连续忘我工作,积劳成疾,不幸病逝,年仅51岁。工作三十多年来,他始终坚持信念坚定、对党忠诚、敢于担当、公道正派、心系群众,将毕生精力献给了党的事业,以实际行动诠释了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是新时期共产党员、组工干部的优秀代表,是践行党的群众路线和“三严三实”要求的先进典型。

  求真务实 严于律己

  高爱红同志工作30多年,他用他短暂却不平凡的一生践行着“三严三实”和十二字部风。他常说:“做官一阵子,做人做事一辈子”。在全市最偏远的修水县,他一干就是7年,在别人要求回城的时候,他服从大局,坚守修水,从未对组织有任何要求;再别人看来他年富力强,可主政一方的时候,他听从组织安排,着手为九江市文化事业尽心尽责;在别人认为他大可安闲自在的时候,他听从组织召唤,重回组织系统,发挥老组工的优势和特长。他生前的同事、部下、好友提起他无不惋惜,这样的一位好干部怎么就这么走了。

  高爱红对事业的执着是所有同事有目共睹的,“5+2”、“白加黑”是他常有的工作状态。任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期间,他随身带着一本干部名册,名册翻旧了,但内容总在不断更新,很多名字后面都有他随手记录的痕迹,他这样做只是为了全面掌握市管干部情况。他的案头放置了许多国际前沿书籍,尤其是党建研究的书籍每期都看,这般的勤学好读让其他人羞愧不已。生前好友、部下柯亨龙说:“在这样领导下工作,虽然要求很高很严,但是很舒服。”参与写高爱红同志生前事迹材料的徐勋平,提笔写起和前领导的一起相处的时光,40多岁的他无法压抑内心的悲痛,泣不成声。

  高爱红同志先后在多个部门担任要职,始终坚持严以用权,廉洁自律,从不利用手中的权利为家人和亲戚谋取利益。他兄弟姐妹4个,大姐没工作,二姐开出租车,弟弟做点小工。在他担任修水常务副县长的时候,他的弟弟托在修水做包工头的朋友揽了点事做,他得知后,直接把弟弟赶回了老家。他的儿子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外务工,家里人多次要他把儿子安排回九江工作,但他从未向组织提及此事。在任修水县党委常委、组织部长期间,一位县局副职想接任局长,通过各种关系说情,高爱红知道他并不是最适合的人选,他毅然顶住压力将他从推荐名单上拿下来。任九江市文化局党委书记期间,他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市文化馆工程建设上,带头签署工程项目廉洁书,从不参加工程承包商的宴请活动,也时常劝诫其他干部:“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勤恳为民 心系群众

  高爱红曾对身边的人说:“我家是江苏移民,小时候家里很穷,吃饭都是个问题,后来考上大学,读研究生,更是难上加难,这些都要靠邻里东借西凑才走到今天,所以我没有理由不以感恩的心态生活。”这样的生活经历培养了他质朴厚道、平易近人的性格,对待群众更加耐心有感情。

  在修水工作期间,有一年的大年三十,为处理好一起农民工工资拖欠事件,他一边召集相关单位研究对策,一边挨个安抚群众,他对躁动不安的农民工们说:“你们不要急,今天是年三十,你们的工资今天没领到,我也不走,就在这里陪你们过年”。在修水城南开发区大会战中,面对棘手的拆迁工作,他从不回避、直面矛盾,总是亲临现场、靠前指挥,300多户的拆迁任务仅在一个月之内圆满完成……高爱红生前修水的同事余昌满说:“他在修水也算得上是位高权重,但他在老百姓心中地位非常高,多么难办的事、人在他面前都可以迎刃而解。”余昌满曾向高爱红同志请教如何解决群众问题,高爱红说:“在老百姓面前,不需要多高的智商,但一定要有高的的情商!”

  一次下乡途中,高爱红同志结识了修水县太阳升镇的董向阳、曾繁梅夫妇。董氏夫妇双双残疾,家徒四壁,想要养家糊口却有心无力,高爱红得知他们的情况后,主动跟他们交朋友,找他们谈心,鼓励他们搞养殖业。董氏夫妇没有经济基础,高爱红便带着他们去找修水残联、九江市残联寻求帮助,还做了董氏夫妇的贷款担保人。在高爱红的帮助下,董氏夫妇的养殖业搞得有声有色,成了当地勤劳致富的榜样。“连我们这么一个残疾人都这么重视,他真的是个好干部啊!”5月14日中午,董向阳接到高爱红同志逝世,当场痛哭,立刻动身从修水赶到九江,只为送他心中的好干部最后一程。

  忘我工作 积劳成疾

  “他这一生做人清白,做事诚恳,他无愧他这一生!”生命的挚爱逝去,高爱红妻子余柳香瞬间苍老了,“他这一生都没有放下工作,把工作看的比生命还重要。”面对工作,他总是充满热情,任劳任怨,常常忽略了照顾自己。2013年,高爱红同志身体出现了明显的不适反应,被诊断为无疾病性肌炎,“医生建议他立即停止工作,卧床住院修养,但他还是坚持回来上班。”他把工作看得比生命更重,常常一边大把吃药,一边处理工作。2014年,他牵头负责全市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日常工作,经常加班加点,有时甚至通宵达旦,原本定在3月份的身体检查也因工作一直推迟到了10月份。由于过度操劳,病情恶化,2015年初被确诊为淋巴癌,但他始终轻松面对,病情稍微有缓解,便赶回办公室处理工作,他告诉关心它的同事“我上半年的任务是养好身体,下半年全身心投入工作”。直到去世前两天,他还在病房里打电话过问“三严三实”专题教育安排事宜。

  2015年5月14日,他在上海治病归来的途中病逝,顶梁柱的逝世是这个家庭巨大的痛,余柳香哽咽的说:“他走了我的天都塌了!”但余大姐不得不振作,家中年迈的父母、还未成家的儿子还需要她照顾。

  “勤勤恳恳做事,清清白白做人。”是高爱红同志的人生写照。他先后在四个单位和地方担任主要领导,始终严守纪律和廉政建设各项规定,自觉把廉洁自律作为一种修养和美德。尽管他已离去,但他那对党无限忠诚的赤子之心,对百姓朴素而又真挚的情感,却长存人世间。(记者 付珍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