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落差”VS“免疫缺陷”:谁更有理?
2023年 12月 15日
12 浏览

针对今年秋冬所出现的儿童呼吸道传染病激增,有专家认为是新冠疫情长时间封控所形成的免疫落差(immunity gap,又叫免疫缺口、免疫债,详见为什么今年呼吸道疾病异常猖獗?造成的。

免疫落差还没有一个确切的定义,最早被用来描述在新冠疫情封控措施放开后,各地在第一个呼吸道传染病流行季节出现的病例激增、同时病情还相对严重的现象。在先后放开封控的新西兰(2021年)、北美(2022年)和中国(2023年),这一现象都曾经或正在出现。

免疫落差的理论建立在各种传染病在人群中传播的动态规律上,这些规律不仅和天气等环境有关,也和人体对这些疾病的免疫能力有关。而人为的封控措施可能打破了这个规律,使得很多传染病的传播和临床表现也变得不寻常。

比如说,在正常年份,很多孩子会在2岁之前感染呼吸道合胞病毒(RSV)。而封控导致了很多孩子没有机会接触到RSV,突然放开,对病毒缺少免疫力的儿童就会成倍累积,孩子们第一次接触到RSV的平均年龄推后。不同年龄儿童的免疫系统对病毒的反应也不一样,第一次接触时年龄越大症状可能就越重。有专家将免疫落差比喻为森林火灾,两次火灾之间间隔时间越长,下一次火灾的灾情就越严重。

尽管免疫落差学说的支持者给出了很多理论依据,但针对一种传染病长时间大范围封控几乎史无前例,很难得到完全确凿的证据支持。哪怕能够或已经准确预测很多地方的疾病流行,也未必就一定说明它是正确的。

一些人转向另外一种理论——免疫缺陷。持免疫缺陷理论的人认为,放开后呼吸道传染病数量的增加和病情的加重,是因为大部分人都感染过了新冠病毒,是新冠病毒破坏了人体的免疫系统,使人们更加容易感染病毒和细菌,产生的症状也就更重。

这两种理论对于评价各国过去三年多的防疫措施,以及下一次应对地区和全球性疾病大流行时应该采取的措施将产生不同的影响。如果免疫落差学说是正确的,那么下次再发生新型的传染病,就要考虑严格封控带来的可能后果,采取在保护重点高危人群的前提下,尽量减少对正常生活和社会秩序的干扰。如果免疫缺陷理论是正确的,决策者将更有理由采取严防死守的防疫措施。

我们可以从三个方面对比两种理论,看看哪一种理论更加可信。

第一方面是理论是否符合医学常识。免疫落差理论更加符合医学和流行病学常识。过去虽然缺少像新冠期间大范围封控这样的事件,但在个体上,免疫落差现象非常普遍。缺少户外活动和与同龄人互动的孩子,一旦进入学校会比同龄人更容易感染。疫苗接种缺口现象也与此相符合:当群体中疫苗接种达不到所需比例,传染病就会复燃,比如麻疹在一些反疫苗地区的复燃。

而免疫缺陷理论建立在“新冠病毒会长期损伤人体免疫力”这一论断基础上,这一论断很难得到验证,也不符合一般的临床医学常识。任何呼吸道感染性疾病都会有一部分患者发展为重症,遗留下呼吸道结构和功能的破坏。难以修复的损伤确实会增加长期呼吸道感染的机会,但这属于少数情况,无法解释大范围的呼吸道疾病高发。呼吸道传染病高危因素中,通常都不会把一年之内的呼吸道疾病感染列在里面。

另一方面,新冠病毒不管是致死率、并发症还是住院率,都是老年人及有基础疾病的人更严重,儿童症状轻、风险低。如果影响长期的免疫力,也应该是老年人受影响更大。但现实是解除封控后的第一个秋冬季,多是儿科患者更加严重。

也许有人会说新冠病毒感染造成的过度免疫也可以表现为免疫紊乱,这也是一种“免疫缺陷”。这在理论上是可能的,部分急性病毒或细菌感染后,确实有部分人出现以自身免疫为发病基础的疾病。但这种情况基本只发生在极少数人身上,比如部分患儿在急性病毒感染恢复后出现的全身性炎症反应,以及以中青年女性为主要表现的神经脱髓鞘疾病等。在疫情早期欧美曾出现过一些感染后的全身炎症反应患儿,但之后统计发现,其发生率仅为百万分之几。

第二个方面是对未来的预测准确度对比。免疫落差理论成功预测了多个地区的传染病流行情况,还预测到了之后几年传染病逐渐恢复往年水平的趋势。免疫缺陷理论还没做出什么预测,按照其支持者的悲观预判,只要人们不重新严防死守,疫情就会持续不断,人们将面临一波又一波的新冠及其它呼吸系统疾病疫情。如果这就是预测的话,全世界放弃严防死守之后逐渐恢复正常的生活,各种呼吸系统疾病疫情已经逐步在恢复到正常水平,新冠的病死率已经接近甚至低于流感的病死率,这些现实和数据已经否定了这个预测。

第三方面是理论的权威性和可靠性对比。免疫落差学说来自权威的专家和机构,包括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也认为当前中国的儿童呼吸道传染病高峰是免疫落差造成的。而免疫缺陷理论支持者引用的大多是零星的调查,这些调查所报告的指标可能反映了免疫系统的变化,但临床意义并不明确,而且也缺少相关联的流行病学调查。

从目前看,免疫落差学说虽然未必完全正确,但却是解释疫情后传染病流行情况的最佳理论。这个理论和一度被污名化、目前很多人不愿意提起的群体免疫理论一脉相承。不管再怎么被污名化,世界最终走出疫情,还是群体免疫的结果。

无论是群体免疫还是免疫落差理论,都不是要人们去故意感染病毒来提高免疫力。以最快的速度开发并广泛接种有效安全的疫苗,依然是应对传染性疾病的重器。只有这样,人们才不用通过自然感染去建立群体免疫,也不用在严防死守后用大量感染填补免疫落差。

本文受科普中国·星空计划项目扶持

出品:中国科协科普部

监制: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有限公司、北京中科星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返朴 (ID:fanpu2019),作者:李长青(医学博士、旅美执业医师)